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介绍

拼多多黄峥回应山寨问题:拼多多肯定做得不够好

时间:2018-08-01 19:47:14  来源:  作者:

   创始人黄峥称山寨的问题比假货严重,拼多多肯定做得不够好;拼多多开盘大跌,昨晚濒临破发

  假茅台、盗版书、7.5元的奶粉、几十块的贝因美奶粉、超熊洗衣粉、蓝月壳洗衣液、山寨家电……近日多方指责让拼多多陷入假货风暴,有观点称拼多多上市“让中国打假倒退二十年”,引发网络讨论。
 
  7月31日,拼多多做出了多次回应。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回复调子放缓,黄峥称,“即使是恶意的攻击,也要善意地解读”。当天下午,拼多多在上海总部召开发布会,联合创始人达达和黄峥先后出面,就外界的具体质疑进行了回复。黄峥表示,临期奶粉将放在第一优先位处理,同时明确标准,推动山寨商品产业升级。对于假货问题,创始合伙人达达回应称,假货是人性问题,假货问题是社会问题,让3岁的拼多多承担是不公平的。
 
  昨晚,拼多多美股开盘后大跌,截至23时40分,从盘前22.19美元暴跌至19.98美元,暴跌11.2%,濒临破发。
 
  拼多多称“遭遇罕见的网络舆情攻击”
 
  7月31日一早,拼多多新闻发言人井然称,刚上市不到一星期的拼多多受到了广泛的文章质疑,善意的批评拼多多都会接受进行整改,但真相是正在受到罕见的波次网络舆情攻击,并在网络上有专门的团队和人员在维护。据此,拼多多已经向国家互联网中心发起举报,详细材料在合适的时候也会向全社会公布。
 
  此前7月28日,创维集团在微博上发出严正声明,称近期在拼多多上出现大量假冒创维品牌的电视产品销售。创维官方还贴出了拼多多平台部分假冒创维品牌,包括:创维先锋、创维云视、创维嘉、创维美、创维酷酷、创维云视听、创维e家等。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拼多多平台还存在与康佳品牌相似的“KDNRA”牌电视。记者还搜索到到多条以“vivl”为品牌名但外观和“vivo”手机相似的产品链接。
 
  此外,有报道称,拼多多平台还出现了“立日洗衣粉、茅台镇原浆酒、Parmepas纸尿裤、SANXIN手机”等山寨产品。著名作家郑渊洁也在微博表示,在拼多多上发现了其皮皮鲁系列书籍的盗版书籍。
 
  黄峥:山寨问题比假货严重
 
  7月31日下午,在拼多多上海总部,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针对此前媒体质疑的具体问题进行了回应。“假货是人性问题”,达达表示,“打假不是一家的事情,同行大家一起从供应链,到下游的销售端,一起来打假,假货就会越来越少”。
 
  对于创维对拼多多平台上山寨商品的维权指控,达达回应,此前拼多多与创维有合作,双方还表达了长期友好合作的愿望。在对方发布声明前,拼多多没有接到任何说明和通知。7月26日拼多多上市当天,创维未做任何沟通突然下架全部商品。
 
  对于著名作家郑渊洁提出的售卖假书的问题,达达称,跟郑渊洁团队做了沟通,一个小时之内会快速处理,还有绿色渠道作出加速处理。
 
  新京报记者随后在郑渊洁微博上找到了该回复,郑渊洁微博称,“接到我的举报后,拼多多立即对销售盗版皮皮鲁图书的‘星宝宝家居生活专营店’封店,资金冻结,列入店铺黑名单”。
 
  对于拼多多上售价仅20元的贝因美奶粉,达达回应称,该商品为临期商品,即接近保质期的产品,是正品,可以安全使用的,京东、淘宝均有售临期奶粉。
 
  7月31日下午,黄峥也出现在发布会现场。
 
  昨日新京报记者向黄峥提问,在他眼中,拼多多假货严不严重?与其他平台比如何?治理力度如何?
 
  对此,黄峥说,“真正的假货数量肯定比媒体想象得小。”黄峥回应,比如,40块钱的东西,作假也是有成本的。平台应该有价值观。有些产品属于蹭流量,好处不在平台,甚至不在消费者。但是,山寨的问题比假货严重,拼多多肯定做得不够好。不同的品类应该不同地对待。
 
  上市五日,拼多多的股价坐上了“过山车”。7月26日上市发行价19美元,在当日即飙升至最高27.54美元,涨幅44.95%。不过好景不长,上市后引发的争议,让拼多多从7月27日开始股价逐步下跌。截至7月31日23时40分,美股实时行情显示,在召开超长记者会后,拼多多的股价开盘就迎来暴跌,从盘前22.19美元跌至19.98美元,暴跌11.2%,濒临破发。 新京报记者 杨砺 任娇 实习生 赵昕 游佳颖 童北晨
 
  ■ 记者调查
 
  多款产品与知名品牌商标近似
 
  新京报记者在拼多多平台上搜索发现,一款畅销商品“KDNRA”电视已有拼单15401件。这一商品并无商品详情。客服称这款商品品牌为“康佳贵族”,为中外合资品牌,是三星和LG的合作方。中国商标网客服提供的一份“声明书”显示,该品牌所有者为广东索杰电子有限公司。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这家公司旗下拥有20余各类商标,均与主流品牌类似。
 
  在拼多多平台上直接搜索关键词“vivi手机”,记者看到多条以“vivl”为品牌名,但外观和“vivo手机”相似的产品链接。记者询问客服是否跟vivo品牌有联系及是否有品牌授权书等相关证明证件。对方称,vivl和vivo是不同的牌子,vivl的性价比高,有保修卡,且其一直在回避是否有品牌授权书的问题,只在强调产品都是全新未拆封,保证正品,“这边都是授权才可以卖的。”记者在中国商标网上搜索商标名称“vivl”,结果显示未有与手机行业有关的vivl产品。
 
  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官网,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小米视界”和“康佳视界”均由广州市诺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11日提交注册申请,申请注册范围包括计算机、电视机、手机等,但“小米视界”于2018年7月6日被商标局驳回复审,目前处于申请收文阶段,而“康佳视界”则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
 
  此外,记者还在拼多多平台上发现一个名为“慢严抒咛抑菌喷剂咽炎口腔护理”的产品,在咨询其是否能出示有关生产资质证书后,客服回应,“几十块钱的东西还扯这个有意思吗?没有资质证书会有这种包装吗?不买拉倒。有我也不给你。”为此,记者在中国商标网上求证是否真有名为“慢严抒咛”的商标,搜索结果表明虽有此商标,但其提供的产品仅涉及消毒剂和卫生消毒剂。
 
  新京报记者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拼多多 山寨”发现不少消费者在拼多多平台上购物买到过山寨货。一位消费者表示,她在拼多多上买到假的华帝灶具,并附上所购买的产品照片,记者收集到该消费者所提供的产品外观及信息的照片,上网搜索“JZT-i10002B”型号的华帝灶具并进行比对,发现此款标有“JZT-i10002B”规模型号的产品与官方所展示的产品图片不符,仅是类似,并非“JZT-i10002B”规模型号的华帝灶具。“售后就是让等,5月14日到现在了并未有处理。”
 
  对此,IT律师赵占领称,产品构成商标近似侵权,如果品牌所有者起诉侵权的,那么这些产品的生产销售者肯定会构成商标侵权。拼多多作为平台,也应该对企业上线销售的产品进行审查,如果是少量的侵权,还说得过去,这种大规模的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平台肯定存在疏忽或者过失,应该对侵权行为承担连带的侵权责任。新京报记者 杨砺
 
  ■ 企业回应
 
  创维:拼多多一直未能下架假冒商品
 
  7月31日晚间,针对拼多多在下午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中指出与创维此前曾有合作,但创维方面无故下架商品事宜,创维RGB电子公司董事长王志国在创维2018年新品战略发布会中回应称,与拼多多合作属实,但拼多多方面一直未能下架假冒产品,故将商品下架。
 
  王志国称,创维曾在今年6月份与拼多多商议合作事宜,同时发现拼多多平台上存在大量假冒创维品牌的商品,之后创维方面要求拼多多下线相关假冒产品,但直至7月中旬拼多多仍未有所动作,故而暂停与其合作。
 
  此后,相关假冒商品仍然存在于拼多多平台上,创维方面于7月28日发布维权声明,要求拼多多下架相关假冒商品。 王志国在采访中表示,如果拼多多平台上仍存在假冒创维品牌的商品,创维将采取进一步措施。
 
  截至发稿,记者实测发现,拼多多平台上仍然存在“创维云视听”、“创维TV”等涉嫌假冒创维品牌的商品。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 焦点
 
  优先处理临期奶粉,专家称应注意过早变质
 
  “我可以明确地讲,从优先级上来讲,临期奶粉是第一位,”在回应打假举措时,黄峥表示,将优先处理婴幼儿食品。
 
  “对于社会关心的临期奶粉问题,我们会率先在行业更新更高的标准,会像‘香烟盒提醒风险’一样在罐体图片上强制以醒目方式添加‘此为临期奶粉,请谨慎购买’字样”。黄峥表示。
 
  7月27日,一张“拼多多平台上7.5元售卖原价888元的贝因美红爱加奶粉”的图片在网络广为流传。在这张图片的基础上,不少媒体发布了整个电商是否在出售假奶粉、过期奶粉等相关报道,引发了广泛关注。
 
  对此,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解释称,7.5元的标价实为商家引流时使用的菊花晶的标价,并非奶粉的标价,奶粉的标价是19.9元。价格较低的原因是,此类奶粉在中国被称为“临期奶粉”。
 
  所谓“临期商品”是指接近保质期,但没有超过保质期的产品。总的来说,临期食品是安全的,也是完全可以食用的,但也可能受到极端环境的影响。
 
  销售“临期食品”需要按照国家工商总局制定的《食品市场分类监管制度》对“临期商品”做出消费提示。具体而言,“临期”为食品保质期为一年以上的,期满之日前45天;保质期为半年以上不足一年的,期满之日前20天;保质期90天以上不足半年的,期满之日前15天;保质期30天以上不足90天的,期满之日前10天;保质期16天以上不足30天的,期满之日前5天;保质期少于15天的,期满之日前1至4天。
 
  新京报记者在拼多多应用上搜索“贝因美”,在搜索结果中发现有商家出售临期奶粉,部分商家在商品名称和图片上有标明。记者在一正在进行品牌清仓的店铺发现,其并未标明“临期”字样,且在图片中有“贝因美旗舰店”字样,售价仅88元,到期日期仅在商品描述中以普通字体呈现。
 
  在淘宝、天猫、京东、阿里巴巴等购物软件中搜索“贝因美”或“临期奶粉”,均发现有被商家标注了“临期特价”字样的奶粉在出售,但平台方也未进行标注。
 
  一位食药监部门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所谓的“产品保质期”是指产品的最佳食用时间,在保质期内,产品的生产企业对该产品质量符合有关标准或明示担保的质量条件负责,销售者可以放心销售这些产品,消费者可以安全使用。但保质期不是识别产品是否变质的唯一标准,可能存在由于存放方式、环境变化等引起的过早变质。所以在购买时,不仅要注意是否过期,更应该注意产品外观是否损坏,质量是否出现问题。
 
  那么,临期奶粉是如何产生的?据了解,实际售卖中育龄年轻夫妇往往在销售期还有半年左右的时候就不再选择购买,因此临期奶粉在中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品牌商往往自己不销售临期奶粉,但会甩给经销商或者其他渠道销售。
 
  将此类产品完全作废弃处理,会造成巨大浪费,于是“临期奶粉”便通过低价的方式重新进入市场,据拼多多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部分奶粉占到整个奶粉产业销售额的20%左右。由于价格非常低廉,“临期奶”经常被解读为假奶粉或是过期奶粉,逐渐形成了舆论认知误区。
 
  联合创始人达达称:“此前我们参照主流电商平台行业通用的标准来处理这些商品,经过此次舆情,我们发现,仅按行业标准来处理临期食品是远远不够的。”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下架“小米新品”,对其他“白牌机”语焉不详
 
  搜索“电视”关键词,新京报记者看到一款已有拼单15401件的畅销商品“KDNRA”。这一商品并无商品详情,客服称这款商品品牌为“康佳贵族”,为中外合资品牌,是三星和LG的合作方。
 
  对于白牌机(最初指按单定制,后指“无品牌”机器)这一类的产品,拼多多CEO黄峥表示,需要疏导厂家去做(自己的品牌)。“本身来说,电视机的面板他们生产不出来,其实就是组装。从短期来看,是占别人品牌的便宜,对他的产品的长期影响是不好的。一些厂商在短期利益面前动摇,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要跟大禹治水一样,这么多的工厂,要往好的地方引导。”
 
  相比其他电商平台对于山寨产品商家会做降权处理,而拼多多有些商家侵权行为很明显,销量也很多但排名依然靠前。那么,拼多多是否在放纵这些山寨产品?
 
  对于新京报记者的提问,达达回应称,第一,关于品牌的标注,涉及数据库的建设。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目前拼多多正在建设的数据库包括手机、数码行业等,消费者可以在平台找到自己想要的品牌。
 
  黄峥则表示,“拼多多上的衣服都是非标品,而家电都有品牌识别,所以这个问题在家电领域会显得更明显。而在拼多多的产品类别中,家电只占很小一部分。”黄峥还提出,“是否我们应该去引导他们,如果品牌商可以更加大度,其中一些可能真的是去满足不同区别度的市场。”
 
  7月31日,拼多多表示,已经下架山寨产品小米新品。那么,未来是否会下架其他山寨白牌机?对此,达达回应称,白牌机,不仅仅是拼多多的问题,其他电商平台也存在。
 
  “打击假货的问题,是行业问题,”达达解释,特殊商品的审核,跟知识产权的部分差不多,拼多多之前已经有两大电商平台的存在,他们的做法是我们参照学习的对象,也有严格的管理,比如涉黄涉暴产品,下架处理。很多商品上架之后,没有流量的,或者进行流量测试。后台商品有分数,有销售分和质量分,当数据异常的时候,审检质检部门同事就会进去处理。新京报记者 杨砺 任娇
 
  ■ 司法解读
 
  山寨产品谁该担责?
 
  “山寨产品涉及两个侵权行为:如果用了该品牌的商标,是侵犯了商标权;如果没有用商标、或用了其他商标,但是模仿了别人的外观,独创的外观设计有专利权,这个是侵犯了专利权;如果既用设计又用商标,则侵犯商标权和专利权两项权利。权利人随时可以进行民事诉讼,构成犯罪的可由检察机关根据《商标法》提起刑事诉讼。”北京高沃律师事务所韩律师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七条中的三款罪责,既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构成犯罪的,除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外,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构成犯罪的,除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外,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构成犯罪的,除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外,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各大品牌正品的价格,包含从原材料到工艺制作,从品牌包装到市场营销,最后到达消费者手中,任何环节的投入都是可观的,致使价格比普通产品稍高。”寺库鉴定认证中心总监韩超说,仿冒商家从产品外观、营销策略上都是对品牌商的侵权。
 
  不过,品牌侵权在举证和法律执行过程中面临困难。“一些新技术、新的传播手段使用后,法律和法规没有及时跟进调整,再加上商标和设计的全面取证比较困难,导致了一些案件的侦办受阻,也让一些人有了侥幸心理。”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在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指出了网售山寨品牌案件的侦办难点。
 
  此前,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在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曾表示,“制假售假,案值在5万元以内的,不予追究责任,案值在5万以上的,顶多判7年。这是20多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释,严重脱离了今天的实际情况”。
 
  市场上争论的焦点在于电商平台是否应负有连带责任。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下称《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电商平台的责任只在“通知删除”层面,只要电商平台及时有效地执行,平台方的责任和义务就相当于已经履行。
 
  《侵权责任法》三十六条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韩超认为,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期,确实存在一些中低收入群体想拥有高端商品的外观,限于个人经济或者其他的压力暂时无法购买正品。有这种需求的存在,造假的源头就不会断。不过,这也为国产自主设计品牌提供了孕育土壤。强势地位的平台方应承担起引导行业向尊重知识产权的方向发展的责任。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